瀝川往事簡介及節選

好書推薦 時間:2017-09-21 我要投稿

瀝川往事簡介及節選

瀝川往事:悲痛繾綣的生死虐戀,癡纏絕望的命中注定。施定柔所著小說,2009年發表于晉江原創網。很多刻骨銘心,都是一場偶然的必然。總有一個人,跨越過時光流離,來到你的身邊。他教會你如何去愛,如何溫柔。從此,遇見一個人,攪動了一心情思。
一個“唯美虐心”的愛情故事,有一種愛是為了分離。

瀝川往事簡介及節選

小說簡介:

《瀝川往事》

作者:玄隱 另筆名:施定柔,湖北武漢人士

內容簡介:

有一種愛是為了分離。

六年前,男友瀝川不辭而別,此后小秋一直做著愛的囚徒,她不明白濃烈的愛情怎會一夜之間宛如黃鶴。

瀝川棄小秋而去之謎,啃噬著小秋的心,再一次邂逅,小秋在進退之間徘徊。面對一個極品男人的隱忍不發,小秋忽然明白幸福從來都不是唾手可得,殘缺與完美總是如影隨行。

(此書已經拍成電視劇,由陳銘章導演執導,高以翔飾王瀝川、焦俊艷飾謝小秋。)

1

去上大學的那天,父親送我到火車站。我們提著行李,坐了整整三個小時的汽車才到省城。汽車比原定的時間晚了半小時,等我們匆匆忙忙地進入站臺,離開車的時間,只剩下了十五分鐘。父親不喜歡送別,尤其不喜歡在最后一刻送別。他把我所有的行李放好之后,就迅速地下了火車。

“別太想著省錢,下月初一,我會給你寄錢過去。”

我含著淚,點頭。

“記得先去開個銀行帳號,把帶著的錢存了,別一去就丟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好好學習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小秋,咱們是從窮地方去大城市,但咱們人窮志不短。記住爸爸的話,做人要有分寸,更要有氣節。”

有關氣節的話,從小到大,父親不知說了幾百遍,好象他生活在明代末年。其實父親就在我們生活的小鎮中學里教書,他自己倒是城里的大學生,分配那年自愿下鄉,接著,又娶了我母親,便永遠地留在了鄉下。如今他看上去末老先衰,胡子已經花白了。

“明白,爸爸。”

他笑了笑,說,“我先走了,下午還有課呢。”

說完,他的人影迅速消失了。消失得如此之快,沒等看見我滴下的眼淚。

我坐著擁擠的火車,坐了整整一天,到了北京。然后,我按著“入學通知”上的指點,坐了幾站公共汽車,終于到了S大學。這是一個師范大學。我的成績,其實上北大有余,可不知為什么,北大沒有錄取我,錄取我的是第二志愿S師大。我報的本是國際經濟,國際經濟系也沒有錄取我,錄取我的`是外語系。雖然我的外語很好,但我從沒有想過要以此為業。我便是帶著一分沮喪進了S大學的校門。排隊辦完了入學手續,在綠蔭中穿梭了良久,找到了我的寢室。

寢室的門是開著的。一共六個鋪位,三個下鋪上都堆上了行李。三個女孩子正坐在鋪邊談笑。其中一個高個子轉過頭來,看了我一眼,問道:“你是新生嗎?”

我點頭。

“哪個系的?”

“外語系。”

她眉毛一挑:“哪個語種?”

“英語。”

她指著其中的一個上鋪說:“下鋪都有人了。上鋪還空著,你自己挑一個吧。”

她長得很美。高鼻梁,大眼睛,皮膚白晳,舉止之中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悠閑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她又問。

“謝小秋。”

“我叫馮靜兒。這是魏海霞,這是寧安安。我們都是本地人。”她指著另外兩個衣著時尚的女生,說:“我們都是你的室友。”

本地人就是北京人。

“你們好。”我說。魏海霞和寧安安向我點頭示意。

“等會兒還有一個上海人會住進來。她已經到了,補辦一個手續去了。”寧安安指著門腳的一堆行李。過了一會兒,她想起什么,又說:“還有一個鋪會一直空著。那是劉萱的位子。她是劉校長的女公子,家就在學校。估計大多數時候會住在家里。”

“你們大家以前就認識嗎?”我輕輕地問了一句。

“我們都是一個高中的。”

我沒再說什么,以最快的速度打開行李,爬上上鋪開始鋪床。我的行李很簡單,床很快就鋪好了。

魏海霞四下一望,問道:“喂……你沒帶帳子嗎?”

我搖頭:“沒有。冬天快到了,這里還有蚊子嗎?”

魏海霞淡笑:“帳子不是用來擋蚊子的。帳子是一個世界,里面是你的隱私。你總得有點自己的隱私吧?”

 

我覺察到此言不善,脊背頓時挺直了,我看著她的眼睛,說:“我沒什么隱私。”

三人目光交替,無聲的句子在眼光中傳遞。

末了,寧安安笑道:“這屋子別看在四樓,灰塵挺大的。還是有一個帳子好,睡著干凈。大家都有帳子,這屋子看著也整齊。你說呢?對了,你叫什么名字來著?”

“謝小秋。”

沒人問我從哪個城市來。生怕答了她們會沒聽說過,或者我會不好意思說。

下午的時候,我到雜貨店買了蚊帳,花掉四十塊。又去買這個學年的課本,花掉一百三十塊。我身上只剩下了三十塊錢。而學校的食堂竟出奇地貴,一頓飯要至少兩塊。

回到女生寢室,那位上海的女孩子已經坐在自己鋪好的帳子里。她叫蕭蕊,小個子,奶白的肌膚,黑油油的長發,盤著腿,一邊坐一邊吃巧克力,好像一個小精靈。

“晚上學校禮堂放電影,三塊錢一張門票,大家都去吧。放完電影是舞會,女士免費。靜兒,你的保鏢來不來?” 寧安安笑道。

“好哦!!”所有的人都舉手,除了我。

“你吃巧克力嗎?”蕭蕊遞給我一塊:“德芙的。其它的牌子我不吃。”

“謝謝,我……不大吃甜食。”

“來一塊吧,給個面子,好不好?” 她繼續往我手里塞。

“好吧。謝謝你。”

“別客氣。”蕭蕊一面吃,一面忽然說道:“我覺得,這個上下鋪的安排是不是應當每個學期更換一次,才合理呢?比如說,上個學期住下鋪的下個學期住上鋪。上個學期住上鋪的下個學期住上鋪。大家都有機會住下鋪,這樣才公平,小秋,你說呢?”

我點點頭。

馮靜兒的臉色有幾分不自在,魏海霞更是不悅地看了我們一眼。寧安安笑道:“下學期還早,等下學期開學我們再仔細商量吧。也許到那個時候你住習慣了,不肯搬下來了呢。”

蕭蕊咬了一口巧克力,道:“我肯定愿意搬下來,我現在就住得不習慣。”

魏海霞看著我,問道:“你呢,小秋,你也不想住上鋪嗎?”

“我覺得蕭蕊的主意不錯。住不住上鋪無所謂,重要的是公平。”我不動聲色。

“先去看電影吧。” 寧安安拿起小挎包,走了出去。大家魚貫而出。

“小秋,你真的不去?”蕭蕊問道。

“對不起,我約了見一個老鄉。今天晚上。”

“還沒開始學外語呢,中文語法已經忘了,小姐,時間短語的位置在前面。” 魏海霞調笑了一句。門外一陣咯咯亂笑。

其實我早已經見到了我的老鄉林青。她和我來自同一個小鎮,歷史系四年級,眼看就要畢業了。我下午見到她,寒暄之后就問她在北京的生活之道。

“這里的消費實在太貴,你必須打工,才能維持生活。”

我深有同感,連忙告訴她我帶來的錢已經花掉了大半。她猛然想起一件事,道:“我知道有個咖啡館招人,本來我打算去的。因為離學校有些遠,要坐四站路的公汽,所以改了主意。你想去嗎?那是家星巴克,當招待。不累,主要是早班和夜班,時間靈活,他們倒喜歡外語系的學生,因為那里外國人多。你想去現在就告訴我,我得先給人家打一個電話。”

真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,我連連點頭。

老鄉替我寫了一個簡歷,借了一套衣服給我,臨走時,又遞給我一支口紅。

“我們是小城市來的,本來口音就土,再不穿時髦點,更要讓人笑話了。你的普通話說得還好吧?”

“還好。口音不是太明顯。”

“卷舌不卷舌就不說了,這里的人in 和ing都是要分清的。”

“我一定注意。”

“話里盡量多帶些英文,別時時都說老實話,別亂露自己的底細。一老實就受人期負,明白嗎?”

“明明,謝謝學姐提醒。”我做了一個鬼臉。

“在咖啡館里打工的都是大學生,掙的是正經錢,所以我倒不擔心你會學壞。別學你們系和音樂系那些不長進的女生們,為了高消費,做雞做二奶做小三,什么都做。”

“哦。”

林青指點完了工作,就出去給我打了電話。回來告訴我,說咖啡館有三天的試用期,今晚就開始。問我愿不愿上晚班,晚班從六點鐘開始,到半夜十二點。其它的時段都沒有空。

我當然愿意。

【瀝川往事簡介及節選】相關文章:

1.瀝川往事

2.遇見王瀝川經典語錄-怦然心動經典語錄

3.往事

4.四川理工學院簡介及重點專業介紹

5.晚安心語節選

6.往事的高中作文

7.往事1100字作文

8.稻場往事

致富网赚